欢迎光临爱孕婴网

低龄留学井喷中国下一代教育移师海外?

2015-12-8 | 来源:爱孕婴网 | 点击:

导读:   中国成为美国海外高中生源第一大国,留学[微博]低龄化呈井喷趋势   各种数据显示,留学低龄化在近两年呈井喷之势。2014年8月,美联社报道,中国已经取代韩国成为美国海外高中生源的第一大国:2013年,共有31889名中国学生获得赴美高中F1学生签证。   美国之外,...

  中国成为美国海外高中生源第一大国,留学[微博]低龄化呈井喷趋势

  各种数据显示,留学低龄化在近两年呈井喷之势。2014年8月,美联社报道,中国已经取代韩国成为美国海外高中生源的第一大国:2013年,共有31889名中国学生获得赴美高中F1学生签证。

  美国之外,加拿大、英国、新西兰等国,也正在成为中国小孩新的目的地。《华尔街日报》刊文称,过去五年,加拿大多伦多地区的国际中学生突然飙升了40%,其中3/4来自中国。

  而这些孩子的家长[微博]们,已经不再只限于富人、官员和知识精英,更有普通的工薪阶层。中国的下一代教育,是否正在另一种体制里突围?

  出去的都是什么人?

  这波留学潮中,出去的更多是在国内成绩优秀的“好孩子”

  如果不去英国,陈小天应该正在南京一所知名高中里,接受题山文海的洗礼。孩子的亲友,对于他的出国感到震惊,15岁的他已经比同龄小孩具备很多竞争优势:在南京最好的初中念书,初一就有游学英国的经历。

  这波少年留学潮中,主角不再只是那种成绩不好在国内混不下去的“坏孩子”,而更多的是像陈小天般的优等生。正在美国加州一所私立高中念高三的宋雨晨,初中是在上海浦东排名第二的中学念的,他们班上45个同学,有一半出国读高中。

  能不能出去,不仅靠成绩,还得有雄厚的经济实力。海外高中普遍没有奖学金,中国学生又以选择寄宿私立学校居多,学费加生活费一般在5万元美金左右。新东方负责美国高中项目的经理王梦妍算了一笔账,在美国高中四年就得120万元人民币,如果加上本科,至少投入150万到200万元。

  这些小孩未必来自大富大贵的家庭。宋雨晨有一个在大型投资公司当老总的父亲,这点钱自然不成问题。而陈小天的父母只是月入过万的知识分子,但他们还是咬咬牙,把多年的积蓄掏出来,供儿子一搏。

  陈小天的父亲陈栋发现,很多不如自己的工薪朋友,一样不含糊,他们之所以这么做有两个原因。一个是父母属于70后,普遍独子,挣钱不给孩子用给谁用?另一个,连吃带住含学费,40万元人民币,不见得比在国内选择好学校高多少。送走之后,父母可以全身心放在工作上,两相一比,也不算高消费。

  新东方的王梦妍难免担心,中国的贫富差距将会越来越大。“因为这些(出国念高中)小孩家境都不错,父母受教育程度也比较高,小孩各方面也很优秀。”

  但是要想念比较好的学校,不是有钱就能摆平的,有些高中,入学甚至比考哈佛还难,中国的孩子们在另一个体制里仍不免激烈竞争。王梦妍说,美国排名前二三十的寄宿高中每家每年从中国招生不超过六个,加在一起不过100多人,但是一年提出申请的有1万多人。

  宋雨晨念的高中就位于全美前20名之列,一个年级有100多人,每年只在中国招4个学生,对托福[微博]和SAT的成绩要求很高,还有重重面试。她当年申请了8所学校,最终花落此校。

  他们为什么要离开?

  离开的理由各有不同,但可以肯定他们都拒绝过庸常人生

  美国大学申请的竞争早在十年前就已经白热化,于是,为日后申请名牌大学做准备,成为早期中国孩子赴美读高中的主要动力。

  王梦妍说,反正最终目的都是常春藤,那不如早一点去美国读高中,录取的几率会更大。

 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出去的原因变得越来越复杂。真正让陈栋下定决心送儿子出国,却是一次偶然事件。初三上学期学化学,儿子第一次考试考得很烂,搞得陈栋莫名其妙,儿子陈小天说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,反正上课听不懂。直到陈小天母亲到学校开会,谜底才揭开。

  老师回她:班上小孩都上过补习班,就你小孩没上,基础的内容补习班上都讲过了。

  回想起来,陈栋觉得这件事只是一个导火索,最根本的原因,在于他不想让儿子成为应试教育流水线上的统一零件。陈小天所在的学校规定中午必须睡午觉,他不爱睡,看了会书,老师就让他罚站。老师讲课有时候幽默了一把,大家一阵哄笑,别人都停了,陈小天还接着笑,老师也罚站,说他影响课堂纪律。

  “该严管的地方不管,不该管的地方瞎管。”陈栋说,这是他最为绝望的地方。“不管以后干什么,什么都要学,这不是浪费人生吗?”

  在接触的高中留学生家长中,王梦妍也发现,他们鼓励小孩出国的原因跟陈栋类似:觉得国内高中缺乏创造力,都是在重复训练。

  还有的或许不是因为考试,只是不想让女儿过一种庸常的人生。王夏的女儿王思菡正在新西兰一所中学念高二,出国前,她是北京海淀一所知名中学的学生。担任国企高管的妈妈小日子过得悠哉,常有一种一眼就看到生命尽头的感觉。如果女儿还在国内,她现在就可以预见未来:考上一所名牌高中,进名牌大学,结婚生子,王夏和爱人帮着带外孙……

  王夏说,她不想女儿跟她走一样的人生。

  宋彬曾一度有过移民[微博]的想法,但这意味着要放弃国内的事业和朋友,他放不下,那就先早点送小孩出去吧。

  出去后有什么变化?

  “国内的同学老是比较成绩,我跟他们不在一个频道上”

  宋雨晨第一年回来,宋彬差点没认出来是谁,因为女儿晒成了个黑人。父亲问,是学习不好被罚晒太阳了吗?女儿答,打网球打的。

  让父亲吃惊的是,从小不爱运动的宋雨晨现在几乎成了一个运动达人:棒球、游泳、击剑、赛马样样都通。虽然只是学校棒球队的替补,但每次比赛,教练还是会让她上场打一会。即便发挥糟糕,教练也总是鼓励:雨晨,你打得很棒,加油。

  “别人的鼓励很容易有成就感,当一个人有了成就感之后,才会成为兴趣。”父亲宋彬努力回想,宋雨晨从小的爱好乏善可陈,钢琴可以算是一个,那还是父母逼迫之下的产物。

  有大把时间运动,全拜美国高中制度所赐:课余运动也算学分,课业毫无压力。一个学期有十几门课让你选择,只要任选五门即可,不喜欢物理,可以选化学,不喜欢化学,可以选烹饪。

  如何融入美国文化,对于中国小留学生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。如今已经在纽约一家咨询公司工作的吴界立,是2007年来美国念高中的。刚来美国之初,最头痛的就是如何融入美国文化。国际学生基本上住在一块,很少主动会跟美国本土学生聊天,半年之后,发现美国社会是开放的,才慢慢走出这一步。还有一开始课上都不敢发言,生怕老师批评,后来能回答的时候就回答,老师也会慢慢喜欢你。

  李月月迈出这一步的方式靠的是走读,跟美国家庭的小孩同吃同住,跟白人玩,也跟黑人混,暑假的时候还把美国男孩带到中国。李月月是初三那年去美国的,今年念高二。因为个子不高,以前很不自信,去了美国之后,不仅参加了校队,还帮助校队在州的比赛中夺冠。在启德教育杭州公司美国部主管张瑞接触的学生中,李月月是变化最大的一个。

  今年暑假回来,李月月参加了初中同学聚会,张瑞问他跟同学聊得怎么样,他就说了一句话:我跟他们不在一个频道上。“同学老是在比较成绩,我关心以后想做什么,学生会会长如何竞选,舞会如何安排。”

  朱大民认为,中国教的和做的有极大反差,而在美国,学校里教孩子要诚信,社会生活中也有个人的诚信记录与之匹配,一旦违反规则、不诚信,整个社会系统都会有反映,违规者要付出实在的代价。

  但精英阶层小孩的离开,并没有给贫穷的小孩留下任何机会。陈小天的学籍依然在学校保留着,他只是申请休学,如果在英国不适应,他还有退路可走。

  (节选自《南方周末》,作者为刘俊、谭畅、刘宽)

 

上一篇:2012年上海市高中阶段提前录取招

下一篇:加拿大曼省移民官:政策变动“纯